治疗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平均费用是多少?官方解读


美浓轮泰史从小着迷成龙,高中毕业后进入日本动作俱乐部学习武打,2006年前往香港发展演艺事业。为寻求更广阔的发展空间,2009年毅然北上,曾在《金陵十三钗》《厨子戏子痞子》等经典影视作品中亮相。从去年11月至今年春节前夕,美浓轮泰史一直在浙江横店拍摄新剧《传家》。在这部由秦岚、吴谨言、韩庚等中国演员参演的民国剧中,美浓轮饰演一位在上海做生意的日本百货公司老板。趁着春节剧组放假,美浓轮泰史1月21日返回日本,想与家人短暂团聚。

在美浓轮看来,中国成熟的科技也在抗击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微信建群、疫情管理等应用程序可以有效帮助相关部门联络和监管,迅速传达各种信息。而日本往往是通过电话传达消息,费时费力,而且缺乏了解他人情况的渠道,导致隔离期间难免因担心自身处境而胡思乱想。

美浓轮泰史的老家千叶县毗邻首都东京,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直到返京之前,当地仍有很多民众出门不戴口罩,虽然迪斯尼乐园暂停营业、学校停课,但政府并未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

在运送滞留湖北台胞返乡问题上,民进党当局口口声声“防疫优先”,现在却要让数百台胞从湖北各地辗转数百甚至上千公里,分别前往上海去搭飞机,就没考虑过途中可能存在的防疫风险吗?他们也曾声称“弱势优先”,但按其要求指定从上海搭机,滞留台胞中的老人、孕妇、孩童等等不能就近从武汉直飞台湾,要么必须承受奔波之苦,要么被迫放弃回家。这就是台方所谓的“弱势优先”吗?

民进党当局声称“全力”帮助台胞“平安返家”,但“说”与“做”却自相矛盾。据台媒报道,海基会公布消息后,大量电话随即涌入,担心“挤不上”飞机和提出湖北到上海路途遥远的“抱怨声不断”,台胞质问“为何不比照第一批、第二批,让大家就近从武汉搭机,偏要拉到上海”。岛内媒体还质疑,只有400多个机位的情况下,如何筛选优先顺序?是先抢先赢,还是弱势优先?为什么对滞留湖北台胞从上海搭乘正常航班回去,还要进行14天集中隔离检疫,而对从其他疫情严重地区返台的民众却不采取同样措施?显然,民进党当局的做法不符合安全便利原则,徒增风险、不便和成本,不仅不是要从台胞权益角度务实解决问题,而是在制造新问题、新麻烦,并继续制造偏见和歧视。

美浓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日本没有小区居委会,政府虽然呼吁“居家隔离”,可没人帮忙做后勤工作,就意味着无法“彻底隔离”。

美浓轮泰史更惊叹“中国民间力量的强大”。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隔离期间除了不能出去,他并未感到任何生活上的不便。无论是居家隔离还是集中隔离,生活起居都有工作人员协助打理。帮收快递、送餐上门、清理垃圾……涵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他说,“这些后勤工作必须有人做,居委会、酒店等机构的民间人士冒着自己可能被传染的风险加班加点的默默工作,非常辛苦,我敬佩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想对他们道声‘感谢’”!

美浓轮随后乘坐专用大巴来到国展中心,再次接受健康检测,留下住所、联系方式、来京目的等信息。随后美浓轮打出租车返回位于通州区的家,还有一位身着防护服的检疫人员同行。

按照大陆方面提出的方案,如继续由东航运送或东航、华航各执飞两个航班运送,本周内即可将滞留湖北的800多名台胞全部运送返乡。这是最能满足台胞需求、也是最为安全便利的做法。而民进党当局却舍近求远,不惜让这些返乡台胞增加交通劳苦和防疫风险,丝毫看不出他们有让这些台胞顺利、平安返乡的诚意。希望他们回归人性考量,真心为苦盼回家的台胞做点好事,莫让已经心力交瘁的滞留湖北台胞一再伤心、失望。【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日本演员美浓轮泰史活跃于中日两国之间,为更新工作签证他于近期返京,正在接受隔离。26日,美浓轮泰史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感叹“中国防控措施之严格”“民间执行力量之强大”,坦言“日本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决心不够,现在的中国可比日本更安全”。

图为美浓轮泰史在隔离期间操练中国功夫(图片由受访者提供)